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一天烧钱千万,外卖平台补贴大战触及“临界点”?

     条点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商家遭遇外卖平台“二选一” 一天烧钱千万,补贴大战触及“临界点”?)

作者:蔡辉

1分钱吃鸡排饭、1元喝奶茶……滴滴、美团、饿了么最近在无锡掀起的疯狂外卖大战已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4月11日上午,无锡工商局召开紧急行政约谈会,约谈美团、滴滴和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按照流程,工商部门和美团、滴滴和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有10分钟的闭门约谈,并作出三点要求:“停止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的违法行为;主动协助执法部门展开相关执法调查以及对自己的经营行为自查自纠。”

4月9日,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滴滴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这次约谈主要是因为其他两家外卖平台要求商户及骑手“二选一”,只要选择入驻滴滴外卖平台就会被美团“封杀”。对此,美团回应南都称“尊重商户的自主选择权”。南都记者了解获悉,即便如此,外卖大战还在延续。就在被约谈的第二天,滴滴发布宣传海报,以各地特色菜式暗示将进入的9个新城市。南都记者向滴滴求证确切上线时间,对方不置可否,但可以确认的是,第二批城市依然没有广东地市。

平台涉嫌不正当竞争

据无锡媒体表示,许多餐饮商家从4月1日起就收到美团、饿了么强制关停的消息,入驻滴滴外卖平台后,就被美团外卖以“技术原因”下线。

“我在滴滴外卖上线才5分钟就被美团、饿了么下架了。”一位在无锡做小吃外卖的商户告诉南都记者,滴滴外卖刚在无锡上线,他还不敢接入,过了3天,直到4月3日下午上线才5分钟,就发现被美团和饿了么下线了。“滴滴外卖还没进来时,他们的业务经理就说了‘二选一’,但之后有媒体报道,他们就把说辞改成了‘系统故障’。”

“市工商局收到投诉说商户上线滴滴外卖被饿了么和美团强制下线。”约谈会上,无锡市工商局副局长苏益玲表示,目前无锡市工商局已经对三家外卖服务平台在无锡分支机构进行了检查,询问了相关负责人,并在清明假日期间,分区域、分类型走访了三十家被下线商户,收集了相关证据资料。“初步调查情况显示,相关外卖服务平台的行为已经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经营行为。”

对于媒体报道的二选一行为,美团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充分尊重商户的自主选择权,暂停服务更多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瞬间激增的订单导致骑手相对短缺,影响送餐及时性和服务品质。为了确保平台的用户体验,结合投诉率、出餐速度、评价好坏等综合指标,我们暂停了部分商家的服务,同时也新增了一批能提供优质服务的商家,这既是对消费者负责,也是对商家负责。我们会针对商家反馈持续进行服务优化,这是我们不断改善运营的动力。”

“《反不正当竞争法》强调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告诉南都记者,“如果美团利用自身优势,强制二选一,阻碍、胁迫他人与竞争对手发生正常交易的行为,无疑是不正当竞争的范畴。”

补贴大战:打车叫停了,外卖呢?

此前,美团外卖北方大区总监安中杰在朋友圈发文质疑称:“3%硬说成33%,骑手加起来不足1000人,以黄焖鸡为主的商户结构,每天能完成十几万的订单?”其言论直指对手补贴导致刷单。

对于商户被暂停服务的原因,美团相关人士还表示:“外卖行业一直有两三家网络平台,是一个充分良性竞争的市场。近期,由于某友商采用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巨额补贴,导致无锡当地非理性消费订单大增,部分商家难以及时出餐甚至不得不主动取消订单,影响正常消费行为,而瞬间激增的订单也导致骑手相对短缺,影响送餐及时性和服务品质。”

补贴确实是互联网本地服务平台经久不衰的惯用套路,但对于监管而言,对市场稳定性的影响却弊大于利。美团在上海上线打车业务,以“打车最低一分钱”撬动滴滴市场,对此被上海交委以不正当竞争叫停。而这次,滴滴在无锡上线外卖,同样的手段也是“高额补贴”。

据了解,滴滴外卖与美团在无锡分别放出点单20元减18元与20元减15元的优惠,有网友称夸张到“一分钱一份炸鸡、一元钱6听可乐”。

“这不能简单理解为普惠消费者的竞争红利,”对于高额补贴,苏益玲同样不认可,“我们注意到,在优惠的刺激下,外卖订单激增,出现了商家拒绝接单、订单被迫取消等现象,威胁到消费安全。长此以往,对我市安全放心消费环境产生不良影响。”

关于滴滴外卖的补贴是否持续,滴滴不置可否。“因为补贴确实不涉及违反法律法规的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明确表示。”滴滴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

对此,肖锦阳却认为,这种补贴大战也涉嫌“恶性竞争”。“运用低于行业平均价格甚至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采取一些违反商业道德,破坏他人竞争优势去争取交易机会,这就是恶性竞争。”

商家端一天补贴200万

前文提及的商户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冬季才是旺季,一般情况下,冬季最高订单只有50单左右,但现在每天大概有100单。“我客单价30元-40元,滴滴一单补贴6元-8元,做几单补几单。”按照滴滴最新公布的首日33.4万单的战绩,相当于商家端一天就补贴了近200万。

骑手同样如此。南都记者曾咨询滴滴外卖客服,滴滴给予兼职骑手(自由骑手)的奖励是:满200元外卖订单价奖励200元,满400元奖励400元;而全职骑手(忠诚骑手)则是2500元/周,也就是一个月10000元。按平均每个外卖订单客单价20元算,33.4万订单大约600万元,即使全是兼职骑手也需要数百万的补贴。如果再加上消费者“满20减15”这种充返比例高达75%的用户端补贴,仅三项补贴总和,滴滴一天起码消耗千万级的补贴。

腾讯董事长马化腾曾在公开演讲时称,“滴滴快的当年打车最高峰一天烧掉4000万,市场失去了理性,最后给马云打了个电话,不久两家就合并了。”现在美团、滴滴都是属于“腾讯系”,“自家兄弟”打起架来,第一天就快接近当年的临界点。

行业观察

又见“二选一”

比起选择题,共享经济更需要“填空题”

美团做打车、滴滴做外卖,两边的冲突激化一天天在升华,从补贴大战又到了“二选一”的局面。应该说,二选一也是互联网企业们惯用的套路。这种套路最早出现在8年前的3Q大战。之后京东、唯品会指责天猫,同程指责途牛要求商户二选一。最近,超市门店上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二选一”。当然,比起3Q大战,之后的选择题更加隐蔽。

这种局面,主要是矛盾的激发点更多在B端。移动支付打通了线上履约与线下执行的闭环,用标准化的数据管理非标准化的服务,形成了一种不掌握供应资源的“平台”。但比起传统的雇佣模式以及合同的约束,平台供应资源的离开几乎没有沉淀的成本可言,甚至也没有所谓的“契约精神”一说,这就导致了平台商们面对“挖角”时,只能用“二选一”对商户的离开建立更高的经济成本。

但平台对于商家是一种“销售渠道”,“二选一”涉嫌《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明令禁止的竞争手段。一方面,商户端在体量与影响上,都比用户端小;另一方面,平台采用了更隐蔽的理由:比如,“系统故障”以及“商户自主选择”。

这导致许多“二选一”除了工商局等监管部门“约谈”等行政手段,并没有更合理的法律路径。据IT产权律师赵占领表示,3Q大战通过司法手段,最后360败诉;京东通过行政举报天猫最后不了了之,很多时候这种问题最后都演变成一种公关的口水战。

在南都记者看来,目前这种简单粗暴的“选择题”竞争方式对于用户体验或者是平台口碑都是一种伤害,但在供应链与平台没有契约约束的情况下,似乎只有这种方式保持自身的独特差异化竞争力。

但共享经济游戏规则更需要做的是“填空题”。规则的制定者,也就是政府监管部门需要面向共享经济的“不正当竞争”制定更加明确与合理的执行依据。一方面是供应资源与平台的法律关系,通过牌照归属等方式强化双方约束或者明确排他协议是否有效等问题,这也可以保持市场稳定;另一方面,则需要更有效的举证手段,进一步厘清对互联网平台在采用“二选一”时套用的官方说辞是否合法。

采写:南都记者 蔡辉

实习生 赵正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本文标签:
京东集团:考虑以CDR形式在内地上市
返回列表
程维用美团打了个车,王兴用滴滴点了个外卖程维用美团打了个车,王兴用滴滴点了个外卖无锡外卖大战升级:苏州骑手被曝驰援 工商局约谈无锡外卖大战升级:苏州骑手被曝驰援 工商局外卖混战无锡,工商今日紧急约谈美团饿了么滴滴外卖混战无锡,工商今日紧急约谈美团饿了么滴滴滴美团之争回到滴滴美团之争回到"外卖圈" 在无锡份额谁美团回应滴滴外卖无锡市场第一:你又不是个演员美团回应滴滴外卖无锡市场第一:你又不是个演媒体:美团拿下摩拜后 共享单车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媒体:美团拿下摩拜后 共享单车的战争才刚刚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