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暖心!为应付淌感岑岭,儿童病院的退休老能手自动延伸出诊时间

老赵的「存亡簿」:以另一种格局留活着界

黑操坊制售借“河间驴肉”销往北京

恐怖|病院副主任恒久送主任下药!被害人不胜病痛自尽!

病院救助挽归白叟人命 反遭其家族痛骂:谁让你救了

伯克生物抗尘肺1.1类新药启动Ⅱ期临床试验

大夫证实90后真秃了:这代人比父辈脱发来得要朝

北大“渐冻症女博士” 想把最好的留送全国

本年淌感堪比SARS?疾控能手:病原差别,致病力相差极大

海内年贩卖近40亿的儿科神药,海外临床试验尚处小白鼠阶段

暖心!为应付淌感岑岭,儿童病院的退休老能手自动延伸出诊时间

老赵的「存亡簿」:以另一种格局留活着界

黑操坊制售借“河间驴肉”销往北京

恐怖|病院副主任恒久送主任下药!被害人不胜病痛自尽!

病院救助挽归白叟人命 反遭其家族痛骂:谁让你救了

伯克生物抗尘肺1.1类新药启动Ⅱ期临床试验

大夫证实90后真秃了:这代人比父辈脱发来得要朝

北大“渐冻症女博士” 想把最好的留送全国

本年淌感堪比SARS?疾控能手:病原差别,致病力相差极大

海内年贩卖近40亿的儿科神药,海外临床试验尚处小白鼠阶段

暖心!为应付淌感岑岭,儿童病院的退休老能手自动延伸出诊时间

来源: | 2018-01-08 16:09:36 | 人气:

导读:   2017年入冬以来,我市流感持续高发,特别是进入去年12月以后,儿童中流感病例数急剧攀升,尤其在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中,流感疫情上升较快。  北京儿童医院作为国家

  2017年入冬以来,我市流感持续高发,特别是进入去年12月以后,儿童中流感病例数急剧攀升,尤其在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中,流感疫情上升较快。

  北京儿童医院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是北京乃至全国患儿家长最信赖的医疗机构之一。为了应对门诊高峰,让更多的患儿迅速得到治疗,在这里不仅在职医生格外忙碌,一批退休的老专家也主动增加了出诊次数,延长了接诊时间。他们谦虚地说,

  我们也就只会看看病。

  但就是这简单的“看看病”,安抚了不少患儿家长的心。

医院看病的人群

  陈宝玉

  三成患儿没有必要来儿童医院

  上周四晚上6点,已经在门诊忙碌了一整天的陈宝玉拎着自己的小饭兜走出了门诊大楼。这一天,她从早上7点半出诊,一直坚持到下午6点,“累得不想说话。”拿起小饭兜,她准备去医院的职工餐厅。同样在北京儿童医院工作的女儿正在职工餐厅等着她一起吃晚饭,然后女儿再开车带着妈妈一起回家。“我们母女俩都在儿童医院工作,也是这个大家庭中最辛苦的两个人。”

陈宝玉

  流感高峰来临之后,陈大夫虽然很忙,但很适应。“说实话,我在儿童医院工作了40年,一直都很忙。”陈大夫说,到她的门诊来看流感的患儿,有三成左右是不需要专程到儿童医院来看病的,他们完全可以就近就诊。“今天有个5岁的患儿,发着39度的高烧,被父母带着一天里跑了4家医院。”陈大夫说,其实这个孩子得的就是今年最常见的流感,4家医院中的第一家医院就完全有接诊能力,但家长一天带着孩子跑了4家医院,不仅大人折腾,孩子更受罪。“其实每家医院治疗普通流感的诊疗流程都差不多,治疗方法也基本上一样,疾病的康复有一个过程,需要等待。”

  现在,陈宝玉坚持每周出四天门诊,倒也不觉得辛苦,特别是病人不太多的中午,她总会和另外3个大学同班同学一起吃午饭,“她们仨退休之后也来出诊。”每天这段“同学兼闺蜜”的相聚时光,也能让一上午的辛苦烟消云散。午饭过后,四姐妹又分别到不同的诊室,迎接下午就诊的患儿和家长。

  宋淑媛

  73岁老专家自觉打击“号贩子”

  “来,张嘴,‘啊’一声,看看嗓子。”昨天一早,73岁的退休内科主任医师宋淑媛就坐进了医院3层的8诊室里,开始“像上了弦”一样地接诊。第一个患儿是个感冒的孩子,宋大夫举起了手电筒,拿着压舌板,想用30秒钟来结束看嗓子的过程。不过刚刚3岁的孩子还不太会配合,爸爸妈妈就在旁边“啊”“啊”地给孩子做起了示范。

  一声声“啊”在诊室里此起彼伏,忙碌的一天在“啊”声中开始了。宋淑媛是北京儿童医院的“老人”:1970年,她从首都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儿童医院,“我们那批一共有30名同学,坐着一辆车来到了医院。”到了儿童医院,一干就是四十多年;在这里,宋大夫不仅练就了过硬的医术,也收获了家庭,她的老伴儿也在北京儿童医院工作,“他和我坐着一辆车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现在在神经内科工作。”

宋淑媛

  如今,年过七旬的两位老专家都坚持出门诊,宋大夫每周出诊四次,为此,老伴儿很有意见,总是让她少出门诊。去年进入12月以后,儿童流感患者明显增加,很多孩子长时间高烧不退,儿童医院的门诊压力陡增。按照计划,宋大夫每天的门诊时间从上午7点持续到下午3点,但流感高峰期,为了能让更多的患者及时看上病,73岁的宋大夫把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6点,“晚上回到家里,我发现自己的腿都肿了。”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