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老赵的「存亡簿」:以另一种格局留活着界

黑操坊制售借“河间驴肉”销往北京

恐怖|病院副主任恒久送主任下药!被害人不胜病痛自尽!

病院救助挽归白叟人命 反遭其家族痛骂:谁让你救了

伯克生物抗尘肺1.1类新药启动Ⅱ期临床试验

大夫证实90后真秃了:这代人比父辈脱发来得要朝

北大“渐冻症女博士” 想把最好的留送全国

本年淌感堪比SARS?疾控能手:病原差别,致病力相差极大

海内年贩卖近40亿的儿科神药,海外临床试验尚处小白鼠阶段

赤峰一病院主任被部下下药后自尽案:院长证言称两人没大抵牾

老赵的「存亡簿」:以另一种格局留活着界

黑操坊制售借“河间驴肉”销往北京

恐怖|病院副主任恒久送主任下药!被害人不胜病痛自尽!

病院救助挽归白叟人命 反遭其家族痛骂:谁让你救了

伯克生物抗尘肺1.1类新药启动Ⅱ期临床试验

大夫证实90后真秃了:这代人比父辈脱发来得要朝

北大“渐冻症女博士” 想把最好的留送全国

本年淌感堪比SARS?疾控能手:病原差别,致病力相差极大

海内年贩卖近40亿的儿科神药,海外临床试验尚处小白鼠阶段

赤峰一病院主任被部下下药后自尽案:院长证言称两人没大抵牾

老赵的「存亡簿」:以另一种格局留活着界

来源: | 2018-01-08 10:30:15 | 人气:

导读:   原标题:老赵的「生死簿」:以另一种方式留在世界
  
  老赵有一个「生死簿」,排 1 号的是他自己。
  「赵永华,男,59 岁,遗,角。」现已 72 岁的老赵从抽屉里

  原标题:老赵的「生死簿」:以另一种方式留在世界

  

  老赵有一个「生死簿」,排 1 号的是他自己。

  「赵永华,男,59 岁,遗,角。」现已 72 岁的老赵从抽屉里拿出一个 16 开的小本子,戴上花镜,在台灯下眯着眼翻看。遗,代表遗体捐献;角,代表角膜捐献。后面打一个红色小对勾,意思是「夫妻同捐」。

  从排 2 号的妻子开始,依次往后编到了 122 号。封皮上用透明胶贴着一张横格纸条,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遗体角膜捐献志愿者公证名单册》。

  

  

  老赵的「生死簿」

  via 新京报陶若谷

  

  这是他 2004 年开始登记的信息,这样的本子越来越多,登记的人年龄从 10 岁到 90 岁都有,「故去原因」的信息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字是「癌」。

  老赵住在天津市红桥区的一幢老式居民楼里。140 公里外的蓟县元宝山庄陵园,最南边的山脚下,立着一块近 600 平米的黑色大理石墙。「生死簿」里志愿捐献遗体的那些人,大部分是老人、残疾人和挣扎在生死边缘的重症病人。一旦离世,他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这面墙上。

  这是天津市所有遗体捐献志愿者的纪念碑。

  1055 个描金的名字一个挨着一个,没有生卒日期,没有照片,没有骨灰。他们离开的时候,身体或身体的一部分还留在这个世界。


  不听他们的!

  老赵是一名遗体捐献宣传服务志愿者,不属于任何组织。十几年来,他不仅宣传遗体捐献,还会在捐献者过世时帮忙料理后事。至今为止,他和妻子送走了 300 多位捐献者,在千余个描金名字中占了约 1/3。

  2012 年,他把家里的电话变成了服务热线,只要夜里 12 点以后铃声嘟嘟一响,妻子就叫他:「老赵,起吧。又走一个。」

  

  

  老赵到志愿家里串户的路上

  via 新京报记者陶若谷

  他接起电话先问,人在家还是医院?然后翻开「生死簿」 ,找到这个人的信息核对,再打电话给红十字会、医学院和眼科医院的眼库,通知他们赶紧派车去「请」。

  与普通人至少三天的遗体告别时间相比,捐献遗体者从宣告死亡到遗体送走,快的五六个小时,慢的也就一天。「尤其夏天,遗体防腐处理必须得快。」

  遗体捐献不同于心脏、肾脏、肺脏等器官捐献。遗体捐献后的去向是医学院校,教学时供学生研究操作。眼角膜的去向是眼科医院的眼库,给有需要的患者换上。

  其实不通过他,捐献者的子女等执行人可以直接联系红会、医学院或眼库,但很多人还是习惯找他。

  老赵知道,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和他同样想法的人很少。有人说他「有病」「脑子进水了」,他两手捂住耳朵,「说这个那个的太多太多了,不能听他们的。」


  每个人都有了不起的一生

  捐献者生前,从冒出这个想法到最终实现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先要自己下决心并说服全部子女同意;之后,本人和家属要在捐献申请表上签字;然后,还要到公证处公证。

  每个人都可以自愿申请无偿捐献遗体、角膜,申请人过世后,由生前指定的执行人操办捐献后事。这一系列流程不变,但人心在不停地变化。

  对于老年人,最难的是过儿女关。有的老人想深入了解遗体捐献,便把报纸上的相关新闻剪成豆腐块,掖在一个角落里,「又怕儿女看见了,又怕儿女不同意,又怕弄丢了,再换个地放塞。」

  捐献者过世后,家属反悔的也不在少数。有的家属会把表藏起来,当没签过。

  有时会还会冒出来大舅哥、大伯、三叔这样「搅和」的亲戚,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签署了捐献申请,去世的时候跑来骂子女「不孝子」,「怎么把你爸妈给捐了」?也有脾气撒到老赵身上的。

  对此,老赵想了个办法:如果夫妻都想捐,一般不至于巧到同一时间离去。先走的那个有老伴的支持,儿女不敢反对。这时,另一个就可以放下话说,「你们可别把爸爸(妈妈)和我分开啊。」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