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海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我要活下去

俄罗斯研制水下呼吸手艺:特殊液体填肺,试验狗潜水千米存活

医联与中电数据告竣战略互助重点试行地域HMO

最高检发布最新禁酒令:查看组织公事举动周全禁止喝酒

多病毒“跟时风行” 首儿所急诊观发热有人等6小时

提示:孩子泛起这五种迹象 梗概是遭达了校园欺侮

应付就诊岑岭 首儿所开通黄昏门诊

用首个国度圭表托起“讲求化养老”

外子扮病逝妹妹照料母亲20年:带着她陌头吹笛卖艺

用首个国度圭表托起“讲求化养老”

海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我要活下去

俄罗斯研制水下呼吸手艺:特殊液体填肺,试验狗潜水千米存活

医联与中电数据告竣战略互助重点试行地域HMO

最高检发布最新禁酒令:查看组织公事举动周全禁止喝酒

多病毒“跟时风行” 首儿所急诊观发热有人等6小时

提示:孩子泛起这五种迹象 梗概是遭达了校园欺侮

应付就诊岑岭 首儿所开通黄昏门诊

用首个国度圭表托起“讲求化养老”

外子扮病逝妹妹照料母亲20年:带着她陌头吹笛卖艺

用首个国度圭表托起“讲求化养老”

海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我要活下去

来源: | 2018-01-07 08:51:58 | 人气:

导读:   “最放心不下的就是27个月的儿子,但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昨日,41岁的宋学文告诉新京报记者,希望能得到来自社会的帮助,让他可以通过治疗多活一段时间,

  “最放心不下的就是27个月的儿子,但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昨日,41岁的宋学文告诉新京报记者,希望能得到来自社会的帮助,让他可以通过治疗多活一段时间,陪陪只有27个月的儿子。

2001年的宋学文。视觉中国

今年冬天,戴着假肢,坐着轮椅的宋学文在吉林老家扫雪。受访者供图

  宋学文遭放射源误照终身残疾,生活20余年后目前病情恶化,最放心不下27个月的儿子

  “最放心不下的就是27个月的儿子,但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昨日,41岁的宋学文告诉新京报记者,希望能得到来自社会的帮助,让他可以通过治疗多活一段时间,陪陪只有27个月的儿子。

  时间回溯至1996年1月5日,20岁的吉化集团建设公司工人宋学文,在工作途中捡到一个金属链。两小时后,宋学文头晕恶心、身体红肿、布满水疱……

  事后查明,宋学文所捡的金属链为放射性金属铱-192。经诊断,宋学文全身受照剂量约2.4gy,局部达3738.8gy,超过正常剂量0.5gy的7477多倍。此后宋学文历经7次手术,四肢除右胳膊外都已被截去。

  宋学文提起诉讼后,吉林省高院2000年终审判决,吉化集团建设公司r射线探伤机放射源失落后,超剂量误照宋学文致其终身残疾。该公司除已支付的抢救治疗费用外,另行赔偿宋学文48万余元。此案是国内首例核辐射案,宋学文也成为当时受核伤害最严重的人。

  此后十几年里,宋学文娶妻生子,他感觉生活又有了奔头,好日子就要开始了。但从去年开始,宋学文病情突然恶化,被告知随时可能离世。

  谈治疗“现在没有办法,只能硬挺着”

  新京报: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

  宋学文:去年年底病情突然恶化,开始吐血。当地医院查出的结果是肝硬化和囊肿。今年7月在北京307医院复查,结果是眼睛有放射性白内障、记忆力损伤、右手神经瘤,还有肝硬化、胃肠道出血和糖尿病。医生列了几十个要检查的项目,最快一个月能检查完,费用最少要五万元,还不包括后续治疗。太贵了,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没办法,我自己办出院回家了。

  新京报:之前都经历了哪些治疗,效果怎么样?

  宋学文:1996年核辐射昏迷后在307医院治疗。3年里,四肢中除了右胳膊,其他的都截去了部分。然后又从肚子上开始往伤口植皮,吃各种药。后来出院了,虽然身体感觉一直不是很好,但也没出过大问题,而且也没什么钱去复查。

  新京报:接下来如何治疗,家里经济情况还能不能去维持(治疗)?

  宋学文:治疗要花很多钱,家里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外面还欠了将近30万元的债。妻子也有糖尿病,每天要注射胰岛素。今年来北京,医生说我肝硬化导致了门静脉曲张,随时都可能破裂。但是现在没办法,只能硬挺着。

  谈父母“忘不了他们忧伤无奈的眼神”

  新京报:最初的那段时间,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宋学文:出事后的第三天,父母和妹妹来医院看我。我们就互相那么看着对方。忘不了他们那天的眼神,充满了忧伤、无奈和强忍,看得出来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离家时还是个健康的大小伙子,结果突然人就躺在病床上,除了脑袋,身体其他地方都动不了。

  我冲着他们强挤出一点笑,跟他们说我没事。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告诉自己,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为了父母活下去。

  新京报:对你而言,当时最痛苦的是什么?

  宋学文:疼!24小时不间断的那种疼。受到核辐射,身体上最明显的一个症状就是皮肤溃烂。我最开始是右腿不能伸直,之后就变得红肿,全是水疱。还有就是肌肉坏死,眼看正常的手指,慢慢变得像筷子一样。现在我右手的手指也都被截去了一半儿。说实在的,这些肉体上的痛苦我还可以忍。真正让我感觉到压力很大的是,出院之后的精神压力,那段时间我很自卑。

  新京报:治疗结束出院之后,你是怎么生活的?

相关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