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卫计委:淌感岑岭将接连 强度明明高于前几年

云南昭通“冰花”男孩冒冰霜上学造型走红,网友:好意疼

网购“减胖药”里竟有禁药身分

北京市踊跃应付冬季淌感疫情 加强门诊实力解患儿之急

深圳商报:为晚年人免费接种淌感疫苗

琼岛接连发布寒冷四级预警,淌感病例多了,你中惹了吗?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卫计委:淌感岑岭将接连 强度明明高于前几年

云南昭通“冰花”男孩冒冰霜上学造型走红,网友:好意疼

网购“减胖药”里竟有禁药身分

北京市踊跃应付冬季淌感疫情 加强门诊实力解患儿之急

深圳商报:为晚年人免费接种淌感疫苗

琼岛接连发布寒冷四级预警,淌感病例多了,你中惹了吗?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专访刘笑敢讲授(下)似何说出一个“踊跃的道家”?

来源: | 2018-01-10 12:21:34 | 人气:

导读: 【编者按】本文受访者刘笑敢,1947年生于河南,1985年于北京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88年赴美国,于多所大学从事研究工作。1993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任高级讲师、

   

理想的秩序是自然而然的文明社会的秩序,那是一个外在压力干预最少而内在冲突基本没有的状态。图为当代画家吴冠中(1919—2010)的作品《绍兴小景》。

戴志勇:对今天而言,您觉得一个比较值得追求的理想秩序是什么样的?

刘笑敢:很多人说这个主义或那个主义就代表理想的秩序,或者某个主义一定能引向理想状态。但是,世界上有过这样包打天下、不会犯错误的思想或理论吗?不同国族似乎有不同的主导的宗教、信仰或理论、主义,但没有一个国家没有过失误或灾难,适用于一切国族的理论恐怕是谁也找不到的,但这又不等于人类没有或不应该有某些共同的价值和原则。从老子思想出发,理想的秩序应该是自然而然的秩序。但是,要看到,这里的自然不是野蛮状态,不是动物世界,不是弱肉强食的自然界的食物链,而是文明社会中自然而然的秩序。

这种秩序不可能按照一个人、一个群体、一个理论的绝对意志完美地实现,只能是每个个体、群体、集体都不感到压力,不感到紧张和冲突,也不需要对他者实施压力的状态。从道家思想来看,这就是理想社会、理想状态,是值得追求的。这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实,但绝不是空想,绝不是乌托邦,因为世界上某些个人、某些群体就是在内外冲突都很少、内外压力都很小的状态下生活的。很多人都向往甚至千方百计迁徙到那样的乡土去生活。老子说的“道法自然”、“圣人能辅万物之自然而不能为”、“百姓皆谓我自然”,都是指向这种自然而然的理想秩序。这种秩序是整体的、天下的、万物的,不是纯个体的,但在这种状态中,一切个体,一切生存个体都可以自在、自然、自得、自足的发展和成长。

理想的秩序是自然而然的文明社会的秩序。那是一个外在的压力干预最少,而内在的冲突基本没有的状态。那种充满紧张的状态,比如很多人都整天焦虑我到底能不能考上大学,要不要考研,要不要考公务员,要不要买房,要不要赶紧找一个男朋友或女朋友结婚,那就是一个不太自然的社会。如果真的自然,我毕业了去干什么,有很多选择,哪个选择对我来说都不是那么生死攸关,那就是比较自然的状态。要不就一无所有,要不就飞黄腾达,这种两极化的思维或现实就是不太自然的。

一个现代人,为什么会说老子的自然而然的秩序不好呢?我想不出理由,除非他把自然而然理解为动物世界的野蛮状态。一个学校,对外没有紧张和冲突,对内也没有紧张和冲突,这有什么不好呢?如果一个校长整天盯着老师,老师每天盯着学生,学生整天盯着分数,这也是一种秩序,但这种秩序好吗?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外来的强制很少,冲突很少。这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秩序,这就跟老子道法自然的秩序很接近。我是通过回到老子的古义,发现了对今天有价值的思想资源。这就是我所说的两种定向点的区分,以及两种定向之间的“接转”。

一个家庭内部,父母和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是自然而然的秩序好,还是靠父亲的威严,或母亲哄着孩子维持秩序好?比如,小孩爱学钢琴,你给他提供相应的条件就好。一个母亲特别想让小孩学钢琴,三四岁就买钢琴要孩子学, 陪着,哄着,威胁着,而孩子自己没有内在的兴趣,这就不太自然,即使还没到强制的地步。

我要从新加坡搬到香港时,问小孩,你还想不想学钢琴,要不要把钢琴带到香港去。她犹豫一下说,算了吧。那我们就把钢琴卖了。过了两年她突然说,我不想学钢琴,我想玩钢琴。这就是某些孩子自己的兴趣,不尊重孩子自己的兴趣,就是强制、强迫,也可能逼出一两个钢琴家,但代价太大,牺牲了很多孩子自己成长的寻求、探索和追梦的主动性,失去了童真和乐趣。反过来,社会、学校、家长不逼迫孩子一定要如何,才有利于实现理想的秩序。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