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卫计委:淌感岑岭将接连 强度明明高于前几年

云南昭通“冰花”男孩冒冰霜上学造型走红,网友:好意疼

网购“减胖药”里竟有禁药身分

北京市踊跃应付冬季淌感疫情 加强门诊实力解患儿之急

深圳商报:为晚年人免费接种淌感疫苗

琼岛接连发布寒冷四级预警,淌感病例多了,你中惹了吗?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卫计委:淌感岑岭将接连 强度明明高于前几年

云南昭通“冰花”男孩冒冰霜上学造型走红,网友:好意疼

网购“减胖药”里竟有禁药身分

北京市踊跃应付冬季淌感疫情 加强门诊实力解患儿之急

深圳商报:为晚年人免费接种淌感疫苗

琼岛接连发布寒冷四级预警,淌感病例多了,你中惹了吗?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专访刘笑敢讲授(下)似何说出一个“踊跃的道家”?

来源: | 2018-01-10 12:21:34 | 人气:

导读: 【编者按】本文受访者刘笑敢,1947年生于河南,1985年于北京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88年赴美国,于多所大学从事研究工作。1993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任高级讲师、

戴志勇:他对您理解孟子性善论有影响吗?

刘笑敢:他是研究中国人性论的专家,出过关于中国人性问题的三部曲。第一部就获得广泛好评,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他的研究给我很大启发。他的第一本书曾讲到中国的儒释道都讲人天生是平等的。儒家讲,人皆可以为尧舜,道家讲人人可以成仙,佛教讲人人可以成佛,但这是一种自然意义上的平等,不意味着价值的道德的平等。西方讲的是社会价值上的人人平等,就是说工人与总理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但在中国的传统里,圣人比普通人还是要高贵,这是社会价值意义上的不平等。他发现和区别了中国的自然的平等观念和西方的社会价值的平等观念,这对我很有启发,对我如何作中西比较研究也是一个重要参照和启示。

他还有个观点,认为中国文化重视知行合一,但带来的问题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往往分不清。比如,有人说,你是秃子,这是事实,还是贬低和歧视?这就要区别是描述事实还是故意贬低。描述事实可能会令人不愉快,但说话人不一定是价值判断,但华人社会往往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混而不分。再比如,我们说张三很穷。这仅仅是描述一个事实呢,还是表达鄙视呢,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混淆事实描述和价值判断可能是华人文化中常见的一个缺点。但西方又有一种过分强调事实与价值的对立和分立的倾向,也是一种偏颇。 

Donald J. Munro是我的老朋友,我第一次参与接待他,是在北大读硕士时,还想去他那读博士,但当时国家规定,硕士毕业后两年内不能出国。后来我去哈佛之前,到他那去了三个月。他看到我博士论文的第一部分的英文提要,就找到经费,请人翻译成了英文。后来英文世界的人知道我,就跟这本书有关系。他不仅对我有恩,我们还成了好朋友。纪念他85岁生日时,他约我写文章,我当然义不容辞。他又是人性论研究专家,我写孟子的人性论为他祝寿,再合适不过。

  孟子的论证方法和基础是经验世界的

孟子像

  戴志勇:主要内容是什么?

刘笑敢:我看英文资料,发现英文写作的学者基本不看牟宗三的东西,而谈牟宗三的人一般不了解西方世界的研究。我则两方面都看。我一直关心人性论问题,也关注演化生物学、演化心理学、比较动物学的研究成果。前年我在美国做客座时,买了一本书,从婴儿讲人的善恶的来源。在中国人看来,这就是讲人性问题,但他的书中从来不用人性一词。他用半岁到三岁的小孩做实验,发现婴幼儿已经有同情心、同理心,而且有雏形的正义感和有公平感。但他们不用人性一词,因为西方语境中人性或nature一词会预示一种先验的普遍性。我这次写的文章,就涉及到这个问题。

比如安乐哲就讲,孟子的人性概念不是nature, 他曾经主张将人性翻译成character, 近年又主张翻译成becomings,因为他主张人性是每个人自己生成的,没有普遍性。但我根据《孟子》原文认为孟子还是肯定人有普遍的共性,只不过这种共性不是西方形而上学意义上的universality,不是绝对的普遍性,而是经验世界中的普遍性。中国人普遍爱吃饺子,但不等于没有例外。由此我想到要区别两种普遍性,一种是哲学家所说的西方形而上学中的绝对的普遍性,一种是普通人所说的经验世界中的普遍性。经验意义上的普遍性不同于形而上学意义上、本质主义的普遍性和共同性。中国哲学中没有本质主义的概念,所以我们有必要引入经验世界中的普遍性的概念,以免误解和不必要的争执。(安乐哲,本名Roger T. Ames,1947年生于加拿大多伦多,北京大学哲学系人文讲习教授。——编注)

这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西方的哲学概念都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和背景,放到中国哲学的语境里往往没有类似的意思。有一次在西安的国际会议上,我说到老子的道是一个形而上学的概念,一个德国学者发言时说,不对,你们中国没有形而上学。后来我跟他聊,他说,我们说的形而上的世界,跟物理世界经验世界是区隔的,老子的道是贯通上下的,所以你们没有我们这个形而上学的概念。实际上,中国学者所说的形而上常常是《易传》所说的形而上,不是metaphysics这个词的本来意思。我们常常忘记了二者的区别。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