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国度卫计委:淌感多发儿科大夫超负荷事情,望增强人才种植

卫计委:我国淌感举动程度仍处于上升态势

《生命时速•紧张救护120》观片会进行 为首院前急救纪实片

阿里康健牵手默沙东 成人疫苗就事平台添新成员

今冬淌感为怎样此高发?国度卫计委初度归应,巨子解答来了!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 也没有发生新耐药性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国度卫计委:淌感多发儿科大夫超负荷事情,望增强人才种植

卫计委:我国淌感举动程度仍处于上升态势

《生命时速•紧张救护120》观片会进行 为首院前急救纪实片

阿里康健牵手默沙东 成人疫苗就事平台添新成员

今冬淌感为怎样此高发?国度卫计委初度归应,巨子解答来了!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 也没有发生新耐药性

专访刘笑敢讲授(中):似何说出一个“踊跃的道家”?

来源: | 2018-01-10 10:03:32 | 人气:

导读:   【编者按】本文受访者刘笑敢先生,1947年生于河南,1985年于北京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88年赴美国,于多所大学从事研究工作。1993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任高

庄子的确没有改变世界的意欲了,尤其是《内篇》。他对当时现实的了解使他判断,改变世界已经不可能。但他也不是纯消极的,他努力追求超越四海之外、无极之野的精神的自在,这种追求本身也是很积极努力的。

我们自然不能要求庄子说,为什么你不组织农民造反?在庄子看来,你造反了又怎么样?最好的结果就是带来一个新的君主,即是是圣王、贤君,也不是庄子追求的理想。

戴志勇:在对待改造现实的问题上,孔子屡次失败,到了最后,是知其不可而为之。他也始终没有放弃一个对理想世界的追求。在个人的角度上,最后是从心所欲不逾矩,是一种中节的自由。庄子要达到的是一种逍遥的状态,这又要通过齐物的过程。您怎么理解齐物?

刘笑敢:根据庄子对齐物的论证,齐物主要是认识世界、看待世界的思维方式。是为了超越世界是非善恶的争斗,为摆脱尔虞我诈、相互欺压的局面。它很像一个纯理论的论证,但实际上是一个如何摆脱无可奈何的现实而达到精神自由的重要方法。把美丑、善恶、高低、寿夭、苦乐、朝三、暮四,都看得没有价值上的区别。

他还有一个论证:其实我们不知道真相,不知道死后是什么样,所以不必那么担心。这就达到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漠然超脱的态度,这样才可能达到精神自由。

一般人看到庄子对现实的漠然,觉得很消极,但他追求的天人一体,游乎四海之外,游乎无极之远,那种精神境界,也是很积极、很高超的。他对现实世界没有影响,是消极的。但在对现实世界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追求精神的自在逍遥,保持了心灵的自在独立,为纷然淆乱的社会树立了一个超越的榜样,这也不是纯消极的。

  我下过一点工夫学气功,但是远没有修成正果

戴志勇:对个人是一种很积极的态度。这有点小乘佛教的取向,追求自我的解脱。心斋、坐忘、朝彻、见独等,对庄子而言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还是一个实际修行,通过做这些工夫,达到精神自由的过程。您除了做学术上的研究,自己是否会“做工夫”?

刘笑敢:我当时在北大做庄子研究时,认为逍遥游那个境界,可能跟气功的体验有点关系。心斋、坐忘、朝彻、见独,类似气功修炼的一种感受。

我下过一点工夫学气功,但是远没有修成正果。主要是要写论文,压力很大。那时正是气功热的时候。北大生物系、清华电子工程的教授,都在研究气功。有一些成果,他们找了个气功师,姓包,很有名,冯玉祥的女儿在海军医院做副院长,她从世界卫生组织买了一批细菌、病毒、癌细胞样本,放在玻璃器皿里,让气功师对这些样本“发功”,实验结果,气功外气杀死细菌百分之六七十,杀死病毒百分之五六十,杀死癌细胞百分之三四十。我大体相信他们的实验。气功师可能有很多假的,但只要有一个真的,就不能说全都是假的。问题在于,一般人没有办法辨出真假。

戴志勇:这似乎超越了科学模式的认知。最近朱清时先生关于气功、经络,量子力学与佛法的一些说法,引起了很多的争议。如果不可证实,就很可能被归类为伪科学。(朱清时,生于1946年,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编注)

刘笑敢:我去跟研究气功的学者交往,看他们的材料和实验,但我的论文完全没有涉及气功。原因在于,我感觉心斋、坐忘、见独,跟气功有关系,但怎么验证?一个是我自己去学,但我去学了一段时间,静不下心来,没有达到入静的境地。而且,练气功,有的人得气很快,很容易打通大小周天,有的人很难。我就是比较笨的。

还有一个办法,是看别人讲的气功状态,跟逍遥游、心斋、坐忘是否一致。但文献资料非常少,我只找到了蒋维乔写的《因是子静坐法》和一些零散资料。资料少,大概有两点原因。一个是气功状态是纯个人的体会,得气了,打通大小周天了,每个人的体会可能不一样。师傅如果告诉你,得气后就是什么状态,练功人追求特定的状态,那就会走火入魔。我看到的材料大多是说,感到身体变轻了,飘起来了,或看到一片白光,进入无差别境界。(蒋维乔,生于1873年,卒于1958年,中国近代教育家、佛学家、养生家。——编注)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