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国度卫计委:淌感多发儿科大夫超负荷事情,望增强人才种植

卫计委:我国淌感举动程度仍处于上升态势

《生命时速•紧张救护120》观片会进行 为首院前急救纪实片

阿里康健牵手默沙东 成人疫苗就事平台添新成员

今冬淌感为怎样此高发?国度卫计委初度归应,巨子解答来了!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 也没有发生新耐药性

淌感高发致抗病毒药品欠缺?卫计委:药品供给充沛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未发生新耐药性

卫计委:淌感病毒还没产生变异 现有抗病毒药依然有用

卫计委:做好2018年淌感防治事情

国度卫计委:淌感多发儿科大夫超负荷事情,望增强人才种植

卫计委:我国淌感举动程度仍处于上升态势

《生命时速•紧张救护120》观片会进行 为首院前急救纪实片

阿里康健牵手默沙东 成人疫苗就事平台添新成员

今冬淌感为怎样此高发?国度卫计委初度归应,巨子解答来了!

卫计委:淌感病毒未产生变异 也没有发生新耐药性

专访刘笑敢讲授(中):似何说出一个“踊跃的道家”?

来源: | 2018-01-10 10:03:32 | 人气:

导读:   【编者按】本文受访者刘笑敢先生,1947年生于河南,1985年于北京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88年赴美国,于多所大学从事研究工作。1993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任高

到了孟子那里,尧、舜都是圣人了,孔子、柳下惠等十几个人,都可以归为圣人。周公当然也是。你不能说周公也是圣人,那圣人就都是统治者。这个推理是不通的。在先秦,按《左传》的说法,圣人就是出类拔萃之人。历史上,真正把现实的君王、统治者称为圣人的是很少的,大体是逢迎恭维的叫法。

老子说的圣人,是一个理想的天下治理者的楷模。他是道的人格化的一个符号,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圣人。老子也没指望真的有一个统治者能成为圣人,而是说“侯王若能守之”,遵守道的原则,就是实践道,就能无为而无不为。

戴志勇:这点上有点类似柏拉图《理想国》的用意,也是一种纸面上的理想。

刘笑敢:对,老子通过圣人的符号提出一种治理天下的理想原则,希望实现理想的秩序,要实现那个“理想之境”。圣人不仅有能动性,而且有自觉的自我约束,要去掉自己的功名利禄等私欲,这是一种内在的无为。

戴志勇:他不但要自己少私寡欲,在这个理想国里,对百姓也要镇之以朴,不要百姓有那么多的欲望和智巧……

刘笑敢:镇这个字,我们用于镇压反革命,好像是很强烈的一个字,但古文里,镇有抚慰的意思。是镇抚,不是镇压。镇之以无名之朴,实际就是没有任何具体的压制,不是用刀、枪、炮,是以无名之朴,来消解你“化而欲作”即超出无为原则的冲动。这还是一种非暴力,非强制的镇抚。

戴志勇:但人的一个趋向是否就是想有所作为,要获取,要建功,立德立言等等。要“虚其心,实其腹,弱其智,强其骨”,这可能还是要非常“有为”才能做到。在强调个人权利的现代,也容易被人理解为带有某种愚民的味道,比如,在现代语境下,如果禁止人们对娱乐、美食的追求,就会干涉到个人权利。这可能也是古今的一个区别。

刘笑敢:圣人要保证百姓的基本生活,“实其腹”、“强其骨”,但要求百姓不要追求过多的欲望,要“虚其心”、“弱其智”,即减少过多的外在欲望的追求。所谓五色、五音、五味,都是指代过度的物质需求,而不是基本的需求。其实人类社会的一切冲突都是从某些人的过多欲望引起的,物质的欲望、名誉的欲望、权利的欲望都可能引向过多的不必要的追求,进而引起不同程度的冲突。老子提倡自然而然就是为了减少和避免冲突,安于“小邦寡民”也有利于避免冲突。

一般人从字面上理解无为,那就是No action, 就是什么都不做。但实际上老子绝不是提倡什么都不作,无为是为了达到无不为的效果,是一种特殊的行为方式,具体说就是“辅万物之自然而弗能为”。在流传的传统版本中,我们看不出“辅”和“为”的关系。刘殿爵说,老子能辅,但不去辅,就是无为,这是简单化的字面的理解。郭店竹简甲本作“是以圣人能辅万物之自然而弗能为”,能的是“辅”,弗能即不能的是“为”,也就是通常的“为”或为的方式。在现代汉语中,“辅”也是一种广义的“为”,但老子特别提出的“辅”就不是通常的“为”,辅是一种特殊的行为和行为方式。(刘殿爵,生于1921年,卒于2010年,香港语言学家、汉学家。——编注)

所以,圣人的为或行为方式,就是“辅”,就是“无为”,就是对一般之为的否定,特别是引起社会动荡和冲突的压迫等行为。 

戴志勇:所以不能说无为是消极的,这可能就是“道家式的责任感”的特殊之处。老子的圣人不是要放弃对天下万物人民的责任,而是找到一种合适的、辅的方式,来尽自己的责任。其实,再探究起来,老子所要求的圣人的行为方式和目标,与现代所谓的“最小政府”,也有所不同。最小政府在价值上倾向中立,五音、五色、五味是否值得追求,那是个体的事情。但对老子的圣人而言,对此有价值判断和施政倾向,虽然是从整体的关注而言,但这种取向势必也会抵达个人的生活。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